当前位置:主页 > 第一现场 > 正文

中国人首次征服“传说中的航道”

时间:2019-05-22 10:5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晓燕 阅读:

  

中国人首次征服“传说中的航道”

中国人首次征服“传说中的航道”

郭川和他的团队

  东楚网黄石新闻网(东楚晚报)郭川航海,浮槎北冥,莽莽苍苍,留下一段瑰丽的传说。
  郭川和他的国际船员驾驶“中国·青岛”号帆船于北京时间16日零时48分24秒冲过终点线,逃离阴暗潮湿、冰冷多雾的北极海,终于驶入温暖平静的太平洋。
  国际标准时间9月3日13时41分,郭川率领5名国际船员驾驶“中国·青岛”号超级三体船从俄罗斯“英雄城市”摩尔曼斯克起航,航行大约3240海里,于国际标准时间9月15日16时28分冲过终点线,首次完成了人类航海历史上对“传说中的航道”——北冰洋东北航道第一次驾驶帆船不靠岸、不补给的穿越航行。
  
  极限作业
  
  郭川和他的团队把“中国·青岛”号武装到了牙齿,安装了很多高科技设备,桅杆上有风向标和传感器,有最先进的雷达和热成像仪,另外还配置了一架无人飞机,原指望它能对近距离的海域进行细致的低空侦查。
  航行开始后第四天,船队第一次试飞无人机。以前实验时温顺听话的无人机起飞后就失去了控制,在空中乱飞一通后,直接撞到了主帆上,粉身碎骨。
  “出师未捷身先死。无人机寸功未立就‘牺牲’了。在这距离极点很近的高纬度地区,磁场与别的地方不同,磁线有些混乱,无人机适应不了。”郭川说,“这是大自然给我们的一个提醒:在这个极地环境,有另一套自然法则。既然无人机没法适应,我们人在这里也不能放肆造次。”
  在驶入东西伯利亚海之后,12日“中国·青岛”号遭遇这次航行中最严峻的困难。既定航道上突然出现了大量浮冰,天气极冷,海风中的湿气附着在帆船外部,立刻形成一层冰罩,风向标和传感器立刻停止了工作,再也不能传递数据了。海水温度已经降至零下五度,郭川脑海里闪过过去那些极地探险航海家船只被冻在冰面上灾难画面,马上决定垂直转弯驶离高纬度地区。
  逃离途中,他们遭遇到极地狂风的袭击。帆船主帆滑轨不堪持续冰冻和大风的蹂躏出现了故障。郭川率领团队用了三个小时冒着酷寒将滑轨修好。这三个小时,让郭川感觉像在北京最寒冷的冬日度过了三年一样。
  为什么那些西方的帆船高手都不敢来挑战不间断、不补给航行东北航道?航行之时,郭川找到了答案。他说:“如果中间没有歇息调整,在这样的极限环境下,一切都会在极限状态下运行,极限的疲劳,极限的紧张,极限的敏感。时间、技术、资金和资源也都处于极限状态。这样的魔鬼航行谁想起来都会忌惮。”
  
  恐惧惊悚
  
  郭川手下有5个船员,两个德国、两个法国加一个俄罗斯船员,文化背景有些复杂,且大家磨合时间也短,矛盾在所难免。谨小慎微的郭川船队一路几乎与大雾相伴,周围阴暗潮冷,几次与冰山擦肩而过。像纯净的玉石一样晶莹剔透的冰山,既美丽又狰狞,吸引郭川陷入遐思:“这是大自然美丽的造物,或许是已经存在了数万年的玄冰。我们的帆船一旦与之相撞,在这样一个极寒之地,等待我们的就是船毁人亡。帆船与冰山相撞,绝对是最恐怖、不允许发生的误会。”
  “中国·青岛”号几次险些撞上这样的“误会”。9月8日帆船在北纬78度的高纬度地区航行,周围大雾弥漫,一片混沌迷蒙。船员紧盯着热成像仪,生怕前面出现冰山。慢慢地屏幕上竟然真的出现了一个冰山的形状,估计距离也就十几米,帆船正对着它航行。全队大为惊恐,急忙挥帆转向,躲过了一场灾难。
  在探险北极之前,郭川曾经完成过两次刻骨铭心的环球航行。一次是2008年的沃尔沃环球帆船赛。当时他患上了严重的幽闭恐惧症,精神几近崩溃,自己工作的帆船变成可怕的地狱。病魔没有击倒郭川,而是把他修炼成了坚强的勇士。另一次是2013年独自扬帆不间断环球航行,138天的航行锤炼了他的技艺。他说,这两次航行为他穿越北极奠定了基础,第一次做好了心理准备,第二次做好了技术准备。
  郭川说:“克服了这么多艰难险阻,现在感觉自己很自豪,很了不起。十多年自己一步步走过来,经历了一些极端的体验,人生在不断升华。比如沃尔沃环球航行那次,我的经历那么痛苦,人生降到冰点,跌进了地狱。但我坚持下来了,通过了残酷的考验。那种极端糟糕的经历变成了莫大的财富,修行中的一种财富,地狱变成天堂。还有我的单人环球航行,一个人138天孤独面对一切,让我学会了如何面对大自然。”
  
  拜谒先驱
  
  郭川此次北极探险之旅,也是对航海先驱的一次拜谒。从16世纪中期开始,无数探险家在北冰洋的东北航道留下了他们光辉的事迹。这是一条用生命开拓出来的通道。
  从摩尔曼斯克出发,郭川船队驶入的是巴伦支海。巴伦支是荷兰航海家,1597年6月20日,探险途中,仅有47岁的他死在一块浮冰上。“中国·青岛”号随后经喀拉海驶入拉普捷夫海。这里是俄罗斯航海家拉普捷夫兄弟在1735年至1740年勘探过的海域。在楚科奇海,郭川船队驶过诺登舍尔德船队1878年9月份被困冰原的地方。这位芬兰-瑞典船长探险东北航道,当航行到距离白令海峡还有两天路程的地方,航道结冰,船只受困。他和船员只有熬到来年春天化冻之后,才驾船驶过了白令海峡,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走通东北航道的人。
  东北航道在白令海峡结束。白令是这条航道上命运最为悲惨的一位丹麦航海家。在他长时间的考察勘探期间,自己的五个孩子在家中全部去世。他最后也在一座小岛上凄惨地死去,时年六十岁。那个小岛被命名为白令岛。郭川船队穿越白令海峡后,回乡途中将经过这个小岛。那里栖息着一个先驱的灵魂。
  “正是这些航海家激励着我不断向新的航海目标发起冲锋。”郭川说,“我取得这些成绩还不能和他们相提并论,但我希望我的事迹也能激励更多的中国航海家出现。那些先驱们开拓的新海域和航道,我希望能在中国人的心灵上开拓航海意识。”
  法国名著《小王子》里狐狸通过小王子对金色的麦田产生了感觉。通过郭川,冰冷的北极和北极航道也对我们变得熟悉亲切起来,因为那里留下了中国人拼搏的身影和光辉的印记。(据新华社北京9月16日电)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